网站首页 生意 商业研究 创始人说 创业课堂 财富前沿 大公司 创业动态 大消费 电商 热点关注 投融资 产业动态 文娱 AI智能 干货
温馨提示:投资有风险,青年创业网提示多做项目考察!

四个月估值涨两倍 面食成新消费投资风口

创业灵感 2021-07-28 11:22:32    我要分享:

  来源/IT时报

  记者/孙鹏飞

  新风口盛宴的一“面”之缘

  四个月估值涨两倍 面食成新消费投资风口

  这可能是资本的又一场“盛宴”,尽管宴席的主菜只是一碗面。

  7月15日,五爷拌面获得头部资本高瓴创投A+轮融资,但未披露融资金额,而在6月24日,它刚刚宣布完成3亿元A轮融资。

  参投面馆似乎与高瓴创投以往的投资偏好有所不同。根据企查查提供给《IT时报》数据,今年以来高瓴创投累计有20笔投资,主要集中在AI、医疗健康和锂电池领域。

  今年年初,高瓴创投对外称,成立一年间投资超过200个项目,其中技术驱动型公司占78%。

  对面食情有独钟的资本不止高瓴创投一家。7月8日,和府捞面获得8亿元的E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CMC资本、众为资本、腾讯投资、龙湖资本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2020年11月16日,和府捞面完成4.5亿元D轮融资。8个月内获得12.5亿元融资,创下今年国内连锁面馆最高融资纪录。

  此外,7月14日,遇见小面再度获得由碧桂园创投领投的超1亿元战略投资,其估值也由3月11日的10亿元上升至30亿元。短短四个月,估值涨了2倍。

  一个新风口正在发酵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由于面食的赛道比较宽,对应人群和场景比较多,这是资本开始布局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只是,风口之下,狂欢和隐忧从不缺位。

  狂欢:毛利率五六成的“连锁”反应

  每天傍晚四点半,成涛(化名)便开始等候用餐高峰。他的面馆开在浙江某二线城市,店铺面积只有二三十平方米。每天,标价20元左右的杭帮面能卖出数百碗,业绩好时营业额有5000-6000元,即使雨天客流变少,依然能有3000元左右进账。

  尽管年近六旬,但成涛每天都在采购、煮面、打扫、收拾中匆匆度过,还未考虑退休。他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做面馆是一门赚钱的生意,毛利率能有五六成。

  事实上,成涛曾想过再开一家面馆,但迟迟未能迈出第一步。他无法确认自己的面馆模式是否可以复制,也担心店面装修和管理成本的重压,“毕竟我们夫妻俩精力和资金有限。”他说。

  成涛认为,传统面馆对应的多为需求式顾客,只为快速解决一餐。如果走连锁路线,顾客群体对应的是吃快餐的白领,对于店面装修和服务的要求更高,成本投入也更大。他没找到合适的合伙人。

  中餐走向连锁是大势所趋。

  美团发布的《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》显示,中国餐饮市场连锁化进程不断加快,餐饮连锁化率已由2018年的12.8%增长至2020年的15%。中金研报显示,2018年美国、日本的餐饮业连锁化率分别在54%和49%。

  在一位餐饮业内人士看来,未来中国餐饮将会涌现一批快速增长的连锁品牌,通过连锁化实现优化效率,降低经营成本,“仓配一体化的中央厨房能让餐饮店利润率提升超过10%,配送成本减少三成”。

  火锅店、快餐店是以往常见的中式餐饮品牌,号称中式快餐排名第一的老乡鸡,成立于2003年,到2020年底,开了800多家直营店,并预计在2023年扩展到1500家,而在2021年兴起的这股新消费投资风口中,面食店,却成为资本宠儿。

  一位深圳投资人告诉《IT时报》记者,面馆是刚需、高频场景,具有较好的群众基础。假设一家面馆每天销售额能有一万元,如果连锁加盟店能开出了一千家,那么这个品牌每日流水可以达到一千万元,“如此好看的数据会吸引资本瞩目”。

  和府捞面的创始人李学林曾对外称,全国有三万多亿的餐饮体量市场,面类占据了其中的8000亿,且每年均呈两位数的体量增长速度。

  这是一块资本不愿放过的蛋糕。  

  诱惑:面馆的“互联网打法”

  资本涌入,风口升温,一些连锁面馆品牌通过加盟方式开疆扩土。故事似曾相识。某创投基金管理人王旭(化名)直言,这是将互联网打法应用在面馆生意上,通过加盟形式将大部分扩张成本转嫁至加盟商身上,从而实现门店数量的跃升。

  以五爷拌面为例,官网显示,品牌成立于2018年,目前门店数量超过700多家。到2022年,五爷拌面计划突破1500家门店。这意味着,它每天将开出2家新店。

  一位五爷拌面招商经理告诉记者,加盟商需要支付10万元左右的加盟费,包括8万元的设备费用、4000元装修图纸费用、一万元保证金以及开业后退还的五千元加盟诚意金,其他诸如装修费用、店租、员工工资等则需要加盟商自行承担。

  该招商经理透露,一个80平方米的店铺需要配置4-5个服务员,不需要配备后厨,因为食材只需微波炉加热即可上桌。

  此外,五爷拌面按日营业额5%收取服务管理费,加盟商有二万元订货额度,需向品牌方购买除青菜及酒水外的食材。五爷拌面以每15天为一周期结算一次,扣除服务管理费及订货款后打入加盟商账户。

  《IT时报》记者算了一笔账,如果按照日流水5000元和65%的毛利率计算,那么每月毛利润在十万元左右。如果按照杭州一间80平方米店铺算,装修费用大约在八万元,租金也要超过十一万元(日租金每平方米4元)。此外,加盟商每年需要做好至少三十六万元员工工资、二万元水电费、六千元服务管理费,三四万元包括桌椅、灯具等其他费用以及十万元加盟费,一年总支出大约在七十万元。

  按照这个逻辑,如果五爷拌面有1500家门店,通过加盟一年可省十亿元左右扩张成本,就加盟商而言,每月能赚三万元左右。一位上海五爷拌面加盟商对此颇为心动,由于门店所在美食城仍未开业,但他已跃跃欲试。

  但这是理想状态。

  事实上,日均营收达到5000元并非易事。

  记者发现,五爷拌面走大众平价路线,根据招商经理提供的菜单,一碗川香麻辣面售价15元,最贵的酱牛肉不过24元,只是在“江浙沪地区,菜品单价会上调3-5元”。

  大众点评显示,上海目前只有一家五爷拌面,客单价在30元/人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日流水要达到5000元,这家五爷拌面平均一天要有150多位客人光顾,卖出200-300碗面。

  另一方面,五爷拌面发迹于东北地区,尽管官方称已有超过700家门店,但如今能在江浙沪体验的门店并不多。其招商经理表示,目前上海地区只有一家门店开业,在金山区,而浙江省仅嘉兴市内有一家。

  南方人能否适应北方的风口?可能是加盟商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隐忧:资本的击鼓传花

  对于面馆赛道,王旭有诸多担忧。

  “中国餐饮业要在A股上市很难!”王旭表示,最主要的问题在于餐饮企业很多时候不开发票,在税收方面存在不透明的情况。因此上市时,监管层会对餐饮企业的审核更加严格。

  据前述投资人预估,因为考虑到上市难,早期投资人在餐饮行业的投资周期可能为两到三年,等新投资人入场后,大赚一笔离开。

  这是一场击鼓传花的资本游戏。王旭担心与资本风光退场形成对比,是加盟商真金白银投入助推品牌门店数量后,可能会成为“韭菜”。

  事实上,在资本入场前,餐饮市场也曾有明星跨界做面馆的热浪。“很多明星利用自己的流量进入实业,但最终倒闭的不在少数。”他说。

  2014年,借着《非诚勿扰》的热度,主持人孟非在南京开出一家重庆小面馆,售价最低的一份小面也要28元。据报道,开业之初,因为诸多明星捧场,店铺火爆,甚至出现排队三四个小时进店,黄牛现场卖号的情况。

  此后,孟非的重庆小面馆开出多家连锁店,但到2018年,有媒体报道,已关闭超过三分之一。

  “谁能保证面馆一直火爆下去?”王旭说。

  如今各家面馆走出装修、社交功能等差异化路线,但王旭认为,面馆的社交属性似乎是个悖论,“很少有人会在面店看书、谈大生意”?

  逐利的资本,升温的行业,历史似乎是循环的。一飞冲天与一地鸡毛间,成败皆风口。或许这一次预示着面馆站在风口上八“面”威风,也可能只是风口之下的一“面”之缘。


关于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 欢迎发送邮件至 398879136@qq.com 电话:13826579603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